10:30陽永被推進手術室
  
  母親陳馬秀在手術室外焦急的等待著
  
  手術前,姑姑陽春華用棉花棒沾水濕潤陽媛的嘴唇
  相關新聞:邵陽兄妹嚴重燒傷 深圳愛心人士趕赴長沙愛心捐助
  紅網邵陽站7月17日訊(分站記者 朱飛凡 李穗禹 曾德順)“陽永你要堅強一點,媽媽在外面等你……”7月16日上午10時30分,哥哥陽永首先被推進手術室進行植皮手術。兄妹倆的手術歷時兩個半小時,父親陽金禮從自己頭部和左腳大腿割下皮膚移植到兄妹倆身上。
  在手術室門被關合的那一刻,心力交瘁的母親癱坐在了手術室門口的走廊上。兩腿蜷縮,雙手緊緊抱膝,眼睛死死望著手術室,不時涌出淚水,手術室的每一次一開一合,都牽動著一旁陳馬秀的神經。
  “醫院一塊頭皮要八萬,為了省錢,他們爸爸今天取了頭皮和大腿皮膚植給孩子。植皮手術要進行很多次,費用很高,下次手術要等到父親陽金禮新頭皮長出來才可以。”陳馬秀說道。由於兩兄妹燒傷面積達85%以上,今天是來長沙醫院進行的第一次植皮手術。“不知道皮膚夠不夠?”憂心忡忡的她只能在手術門口的乾等,想著什麼忙也不上,她就自責不已。焦急萬分等待中,陳馬秀拿出了手機,看著昔日兩兄妹棱角分明可愛的模樣,又止不住流眼淚。“兩兄妹長得很像,都很懂事乖巧,如今只能在手機相冊里看到。我只要他們堅強、勇敢,回到我身邊就心滿意足了。”
  “還要多久才能做手術,我想快點。”湘雅醫院住院部燒傷科十一樓,滿身裹滿紗布不能動彈的陽媛,只露出一個纍纍傷痕瘦小的腦袋,她不斷詢問家人手術時間,但只有等哥哥手術結束她才能進行手術。從昨晚十二點開始,陽媛就沒有進水和食物,饑渴難耐,哭喊著祈求家人喂點水喝,守護在病床前的大姑姑不忍心,只好用一次性杯子倒半杯水,用棉花棒沾點水,濕潤孩子嘴唇。
  “醫生說他們還沒脫離危險期,什麼都不確定。大面積燒傷帶來的疼痛,讓這對兄妹徹夜不能睡,一天最多只能睡四個小時。我24小時守護在病床前,累一點無所謂,只要能把他們換回來,我做什麼都願意。”母親陳馬秀為照顧兩兄妹,每晚只能趁孩子睡了,才在床邊趴一會。“7月18日,是陽永陽媛的外公出殯日,但我不能回去,我也很想堅強,但我真的好累好累。”陳馬秀說道。
  對於孩子和家人來說,每天最受煎熬的事就是換藥。“換藥時我都不敢到現場看,但我女兒從不流淚,實在忍不住了,也只是祈求護士阿姨輕一點。”面對撕裂的疼痛,哥哥也只會拼命的咬牙,從不掉眼淚。陽永每次換藥時,陳馬秀都會在一旁給兒子加油鼓勁,“兒子不哭,流血也不能流淚,為了爸媽也要堅持住。”據表哥劉義回憶,換紗布是每天治療的很重要的一道治療環節,每次至少要進行二三十分鐘。“紗布有時會粘到肉,有時撕裂會導致大出血,止血都要花五六分鐘,紗布被完全換下時的人都是血肉模糊。”病床前的他就沒辦法看下去,只是在一旁默默的流眼淚。
  “我也去想割頭皮,可醫生說我有心臟病,怕身體撐不住,一家人不能全部倒下。”愛莫能助的陳馬秀著急的說道,她知道兄妹倆需要大量的植皮,而如今只能等,等待社會好心人士的救援。“要不是社會好心人捐錢,兩兄妹早就撐不到現在了。只要能換回他們,我願意做牛做馬來報答。”
  經過兩個半小時的手術,成功的將父親頭頂和左腳大腿的皮膚分別移植到了陽永的背部、手臂和陽媛的腹部、手臂上。  (原標題:拯救烙印兄妹:經150分鐘手術兄妹首次成功植皮)
創作者介紹

karen

uu77uuer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